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省政协委员、校党委书记王金平在省两会上的提案受到广泛关注


作者:南萱 谢梦君      责任编辑:赵传喜 【浏览量:】;   时间:2018/1/25 12:57:14

省政协委员、我校党委书记王金平在两会提交的《关于加快建立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提案》受到媒体广泛关注,1月25日,《江西日报》《新法制报》、法治江西等媒体刊登了对王金平的专访,人民网、中国江西网等媒体也纷纷对此进行了报道,取得良好的社会反响。相关新闻如下:

《江西日报》A3版省两会特别报道:“三调联动”破解涉校纠纷“调解难”

图片1副本.jpg

“花钱买平安、越买越不安”,多年来,涉校纠纷一直是中小学校长们的“心头大患”。今年的省两会上,来自教育一线的省政协委员、南昌师范学院党委书记王金平一抛出“破解涉校纠纷‘调解难’”这个话题,便引来委员们的热议。

“2016年3月,江西已经就‘校闹’立法,明确要通过设立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来解决学生人身伤害事故,但条例实施了近两年,基层调解委员会的建立工作进展缓慢,还有很多市县没有建立相关的机制和平台。”调研中,万年县和抚州市的做法让王金平深受启发。

在万年,由县委政法委副书记任主任,教育、公安、司法等部门分管领导任副主任,各乡镇司法所和综治办专职副主任为成员的“万年县学校学生伤害事故调解领导小组”运行4个月后,调解大小案件57件,单个案件调解最长时间未超过10天。抚州市则通过打造集涉校涉教、婚姻家庭、环境污染纠纷调处于一体的纠纷调处平台,“一套班子多头调处”,实现资源利用最大化。

在王金平看来,这些做法不仅瞄准了治理中的难点痛点,更重要的是可操作性强,“正符合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推进社会治理重心下移的要求。”王金平建议,推广两地做法,在市县两级全面落实人民调解制度,由政府牵头成立第三方专业性、行业性矛盾纠纷化解平台,开通化解纠纷“绿色通道”,并与行政调解、司法调解建立联动机制,建立互通互动互联的大调解格局,让第三方调解机制真正落地生根。

《新法制报》3版整版报道:省政协委员建议加快建立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

图片2.jpg

孩子在学校内发生安全事故,第一时间找到学校“讨要说法”或许是部分家长下意识的选择。可双方能否在第一时间或是在短时间内解决这场争端,却依然是一个问号。

在今年的江西两会上,省政协委员、南昌师范学院党委书记王金平提交了一份《关于加快建立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提案》,建议在市县两级全面落实人民调解制度,以法律法规为准绳来处理学生校内意外伤亡事故,将矛盾化解在基层和萌芽状态。

    ◎文/李书贤 记者罗娜

    ■现状 基层涉教涉校纠纷遇调解难

1月22日晚,王金平还在对提案进行再三斟酌、修改。今年他提交的一份提案关注了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在基层调解的落实工作。“在部分县市,还是存在落实不充分、不平衡的现象。”对此,他建议各市(县)遵照《江西省学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行事,设立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调解委员会,为当事人双方提供说理的地方,让沟通更畅通。

其实《条例》不仅是对当事人责任有了明确划分,也为解决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提供了解决渠道。《条例》起草者之一、南昌师范学院肖良平教授介绍,《条例》第五条明确规定:可以“建立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人民调解制度,县级以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机构应当根据本地实际,指导、协调设立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

这一规定也得到了教育一线工作者的认同。“学生出了人身安全事故,家长觉得走法律途径费时费力,所以第一时间找学校,学校则更希望走法律途径进行解决。如果双方之间有调解机构,能站在中立立场来解决问题,这样的调解能让双方都信服。”

事实上在乡镇、县区,很多时候一旦出现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学校会尝试进行内部调解,在无法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当事双方则选择前往基层派出所进行调解。有困难找警察,是群众对警方的认可。但基层大小纠纷都找警察,随之带来的是基层派出所工作量的增加。以武宁

县公安局船滩派出所为例,一年记录在案的群众纠纷数量约400起,其中不乏涉及学校的专业纠纷。由于学校安全稳定是学校教学秩序的基本保证,即使有些纠纷已经超出了民警的职责范围,但也得一一接下。“有些纠纷专业性强,只能召集乡里村里进行协调,再复杂点的,还要去找镇政府和司法部门。”

另外,基层学校出现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还有一种处理方式,那就由学校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由主管部门联系所在区域的分管负责人及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进行调解。但是由于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具有复杂性,需要耗费精力,导致双方无法在极短时间内消除矛盾,甚至可能产生新的更大的社会治安问题。相对来说,这种方式或多或少存在一定的滞后性,无法在第一时间将矛盾纠纷消弭于无形。

■建议 设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调解委员会

在提案中,王金平围绕“依法调解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提出了五大建议,首先便是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落实。他建议,各县市区要严格按照《条例》第五条的要求,由县级以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机构根据实际情况,指导协调设立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依法开展调解工作,并将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工作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目标管理考核。“我们常说依法治校、务实治理,最重要的还是将法制落实到位。”

王金平建议,地方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和各级学校加大对《条例》的宣传力度,让社会公众尤其是学生及学生家属知悉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的相关流程和方式方法,明晰事故责任承担和损害赔偿的界定,依法保护学生、学校的合法权益。

对于人民调解,王金平并不陌生。早些年在江西省卫计委任职时,他便参与了江西省医调委筹建工作,对第三方调解机构的运转模式及调解制度都十分熟悉。此次针对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他建议县级以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机构可在借鉴总结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对调处机构及运行保障机制做好顶层设计,建立风险防范和风险分担机制以及多部门协调机制,制定规范的学生人身伤害事故处理的协商调解工作程序和应急处理方案,确保调解委员会有效运行。“如果学生在校内一旦发生意外事故,调解委员会可立即启动协商调解机制,及时引导家属前往调解委员会所在地进行协商调解。”

加强“三调联动”构建大调解格局

“调解委员会不仅要建立专业调解人才资源库,实现专家资源共享,还要与行政调解、司法调解建立联动机制,通过互通互动互联形成大调解格局,快速化解矛盾纠纷。”人才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核心竞争力,也是行业发展的不竭动力。在王金平看来,协商调解除了吸纳专业力量参与,还得吸纳各行业、各职能部门中有威望、热衷社会事业的能人参与调解工作,保证调解员调解矛盾纠纷的规范性、专业性、职业性。

另外,在强调“三调联动”上,王金平也呼吁其他市县借鉴抚州的做法,结合地方实际情况,成立第三方专业性、行业性矛盾纠纷化解平台,提升平台公信力,受理涉校涉教领域内学校与个人之间、学校与法人和其他社会组织之间涉及民事权利义务争议的各种纠纷调解。

 “有条件的话,还可以建立全省学生人身伤害案件信息平台,做到信息及时公布,案例及时分享,结果及时报告,做好预判,提前介入,化解纠纷,解决矛盾。”王金平表示,只要落实到位,江西也能在涉校涉教纠纷处理方面走出一条独特的经验之路。

■成效 第三方调解机构助力化解涉校纠纷

其实早在2015年12月,上饶市万年县综治委、县司法局、县教体局便联合下文,成立了由县委政法委副书记任主任,教育、公安、司法分管领导任副主任,县直有关部门分管领导、各乡镇司法所和综治办专职副主任为成员的“万年县学校学生伤害事故调解领导小组”,领导小组下设人民调解委员会及办公室。

由于该调解委员会是由政府引导成立,独立于教育部门,不仅提升了平台公信力,且大大缩短了每一起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的化解时间,及时把双方矛盾消除在萌芽状态。据统计数据显示,万年县学校意外伤亡事故调解委员会成立后,4个月内调解大小纠纷57件,调解率100%,单个纠纷调解最长时间没有超过10天。

这也让王金平看到了人民调解制度的积极作用。“设立人民调解机构,等于在学校与家属之间建立了依法依规协商解决纠纷的渠道,让大家有个地方说理。”

而据记者了解,除了万年县,新余、抚州也成立了相应的第三方调处机构处理涉校涉教纠纷。除了成立专门的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调解委员会,抚州市还形成了集涉校涉教、婚姻家庭、环境污染纠纷调处于一体的纠纷调处平台,这也是全省唯一一个市级纠纷调处平台。

该中心内设涉校涉教调处组、婚姻家庭纠纷调处组和环境污染纠纷调处组三个组别,通过提供免费咨询、免费受理、免费调解“三免”服务,依法调处学生意外死亡纠纷、婚姻家庭纠纷、环境污染纠纷。组内担任人民调解员的人员主要是当地教育局、司法局、妇联、环保局、公安局等相关职能部门的离退休业务骨干,他们不仅对本职行业行规谙熟于心,而且对调解工作有热心、有耐心。另外,政府相关部门还专门聘请了18名当地知名律师作为中心法律“后援团”,与人民调解员形成调解合力。成立8个月以来,该中心11名工作人员受理纠纷53起,其中调解重大涉校涉教纠纷3起,调解率100%。

在部分设区市,由于全年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数量并不多,因此当地教育部门认为组建专业调解委员会会造成资源的浪费,为此还在探索如何将资源进行有效配置,更好地解决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

而抚州市这种“一套班子多头调处”的经验做法,在王金平看来便是实现资源利用最大化的有益探索,不仅能对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进行专业调解,还将调解范围扩大至涉校涉教类,方便了调解双方,也加快了部门之间的联动。

尽管调解委员会呈现的形式不一,但目的却是相同的。王金平认为,只要政府在落实条例方面多走出一步,织密落实之网,各地完全可以结合各自实际形成独具特色的经验做法。“比如说在服务中心开设这样一个调解窗口,还可以通过综治网格化平台进行调解。其实落实到位了,剩下的就是个体创新的事。”

相关链接如下:

《江西日报》链接

http://epaper.jxnews.com.cn/jxrb/html/2018-01/25/content_411117.htm

  《新法制报》链接

       http://jxfzb.jxnews.com.cn/system/2018/01/25/016717093.shtml

   人民网链接

       http://jx.people.com.cn/n2/2018/0125/c384863-31182913.html

   法治江西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xMDMxNjQxOA==&mid=2650618382&idx=3&sn=61d7d5b265d064d8398eb83aac8318d3&chksm=835ba5e3b42c2cf565b1657e6b40b5d61929655b4ba3569fe4ba3b63ec21fedda9d76917cebf&mpshare=1&scene=23&srcid=0125VpJsXRMlmVRPb36mBQak#rd